我与交警过招的真实经历之二

(Article contributed by Mr Ng Cheow Yang)

与文共舞 (102 )
我与交警过招的真实经历之二

日期        :  八年前的某日,那时我该有57歲吧
吋间        :  傍晚时分
地点        :  朝向岌巴路方向,靠近海边的某段车道上

交通事故    :  不曉得要从何说起

气候状况    :  良好
道路现况    :  正常
车型        :  有九年车䶖的无蓋中型货车

过程描述

那一天与損友喝了几杯才驾车返家。与事发时约有45 分钟的简隔。

觉察到这位沒穿交警制服却驾着摩多机车的警员出现时,己经太慢了。

他示意我泊车,下车。当时,我并不清楚是何原因,他要我停车,问我話。

他虽面带笑容却不多話。 看看我车子的四个车轮,又望着在玻璃窗上的路税单。

然后叫我出示驾驶執照,接着就說道”你可以走了”

不知何故,我走之前竟然脫口问他一句”你可有嗅到我的酒味 ? ”

就在那一刹那间,只見他瞠目结舌愕然的看着我几达十五秒之久。
然后才对我说 “哦,你慢点走,我得检验一下你酒精的含量。

於是,他拨电给他的同事要他把测量器送到现场。

在等待的廾分钟內,他不再露出笑容也不与我有任何言語上的互动。

那短短的廾分钟非常难挨。处在冷漠的沉默中,那个気氛很令人感到不舒服。总算在暮色开始湧现之前,一个穿着白衣蓝裤的交警抵达现场把检验器拿给他后就匆匆离去。大概是另有公务在身也极有可能此君的官階比来者略高,有信心处理此状况而不须他在旁相陪。

他神色凝重地把测量器放在我嘴里,反覆地进行了兩次的检验后方对着
我说: “还好是青色,你可以走了。”

事隔多年,回想此事,我还是印像深刻。我真的不明白我当时何以会口无遮拦,老虎头上拨毛。若说是醉酒胡言又不尽然。我那天确实还没喝上一支。更何況我也通过酒精测试,证明我的确没有喝醉。

不过說句真心話,我当时看到那位仁兄那副一本正经的要检测我的酒精含量,我真的感到怕。

万一我不能通过測验被带去警署验尿,可能还要惊动到家里的護法去保釋我出来,我真的是无脸见家中老少,不懂得要如何向他们报告及解釋那个过程。

这件臭事,保密至今已有好多年了。

也该是那位警员运气不好。好好地我又沒超速,干吗要我停车来检验那些轮胎,路税的情况。

也可能是这样,弄到我很 “不爽 “,我才会有这种不合情理的反应。

我想这很可能是他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遇到司机问他” 你有没有嗅到我的酒味?” 也許他可能会联想到另一种情况: 这个神精老头是否有另一身份在執行另一种任务?

事过境迁,有一件东西我非常肯定的是: 经过那件事,我知道我的脑袋里一定有一条筋不妥。

至今我仍然有点害怕,这条筋儿不知几时又会出来胡作乱为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