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趣事 – (偷笑是犯法的)

Articles posted by courtesy of Mr Ng Cheow Yang

与文共舞(84)

你在那裏, 我很想你

我与我家相隔一个单位, 剛好座落在角头间的那间屋子的男主人并不熟悉。只在見面时互相打个招呼, 笑笑而已, 沒什么交谈。

我向来爱讲話, 遇到他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发挥不出睦鄰的交际手捥。或許这与他以前的职业有关。听说这个屋主是位退休的高级警官。

他可是一个标準的 “鳥人” 。屋里外面的走道, 掛满着大小不一, 形状各異的鳥笼。 早上时不时看見他刻意去討好关在其间的小鳥儿要引它们哼吟二句。

如此委曲求全,  刻意奉承的行为, 我看在眼中, 就不曉得此位爱鳥的”鳥人”是在娱鳥或是鳥在愚他。

不过話又得說回來。每天六点多外出时, 耳边听到传自那屋内清脆悦耳的鸟鸣声, 再迎来习习的凉风, 又看到路边那些五彩缤紛, 夾道相送的花花草草也不失是个令人心广神怡
的一日之始。

不知从何时开始, 在断断续续,前呼后应的鳥鸣声中, 意外地穿插着不知來自何处的数声鸡叫声。当时只觉得在红毛住过的红毛厝內怎么还会有人在家里养鸡呢 ?
再說, 在这里一点都沒有甘榜或鄉村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 女兒在埋怨道
“老爸, 你有沒有听到清晨传来的鸡啼声。每天不到五点就有如闹钟似的响个不停, 扰人清萝, 烦死人了!  那个时间正是酣睡的最佳时刻, 一被吵醒就很难再入睡”。

老伴也在一旁附合。

我不敢有所反应。反正婦女之言听听无妨, 少介入为妙。要不, 你一句我一語, 好男不与女爭。还是明哲保身为上策。

从那天开始, 我就倍加留意。每次出门一听到鸡鸣声, 就会刻意去探个究竞声从那里來。原來它是来自上述所提的那间屋内。

只見一个大型的鸟笼关着一隻大公鸡。鲜红的红冠,配上全身雪白的鸡毛与外面褐色的㔫子互襯, 色彩分明, 十分抢眼。
㔫子的空间虽对鳥兒來說是颇大的。但是, 以那隻公鸡的体型來说是略为狭窄, 有如人在厕所的斗室那样没法享受活动的自在。

过了幾天, 女兒拿了一封信要我把它塞进养有公鸡的那个单位的信箱内。信口封牢, 信封上写着致 XX 单位的屋主。当时我懒得去查问信的內容, 只知她的用意不外是要传达她对此公鸡歌声的不滿并要求屋主有所作为。

把信推进信箱后的幾天, 仍然看到那隻大公鸡。只是彷佛没有再听到它那宏亮的啼叫声及神采飛揚的雄姿。似乎它也有点预感。大概恶遇就要降临了。

就在前天, 我发觉到大公鸡不見了。那个与它关系密切的鳥㔫仍在, 但却用有点愤怨的眼神瞪着我。

它的失踪带给我好多的疑团。我感到有点失落,很想找出下列事相的答案。

該真的, 我还蛮怀念那鸡啼声。就是不明白为何别人沒法加以忍受 ?

異性相吸, 同性相斥; 干吗那位屋主要特地去养隻公鸡在屋内。若是母鸡, 不僅不必要面对被投訢的局面, 还可有新鲜的鸡蛋享用。

但願我女兒的那封信不是第一张, 更希望它也不是惟一的一张。

每当我在享用我最爱的白斩鸡时, 我就感到有点虧欠。
怎么没人好好欣赏它那嘹亮的鸡啼声呢 ?
为何要使它落得如此不明不白的下场 ?
它是否是被放生? 或是被送给他人饲养?
还是难逃凶运成为桌上的另一道美食 ?

如果可以託萝給我, 让我知道你在何处, 现况如何 ?

但最让我费解的还是, 世上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 为什么偏偏只有我会大费周章
地扯上这么多胡言乱語。

或許答案只有一个:

你在那裏,我很想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